诗词大全 | 古代诗人

古诗词介绍

赠毛仙翁

朝代:唐代  作者:柳公绰  来源:网络

桃源千里远,花洞四时春。中有含真客,长为不死人。
松高枝叶茂,鹤老羽毛新。莫遣同篱槿,朝荣暮化尘。

作者介绍

柳公绰
柳公绰

柳公绰(763年—830年),字宽,小字起之,唐朝大臣、书法家,唐代京兆华原人。即今陕西铜川市耀州区稠桑乡柳家塬人。柳公权之兄,长公权十三岁。性格庄重严谨,喜交朋友豪杰,待人彬彬有礼。聪敏好学,政治、军事、文学,样样精通,尤其喜爱兵法。累官州刺史,侍御史,吏部郎中,御史丞。宪宗时为鄂岳观察史,讨吴元济有功,拜京兆尹。后迁河东节度使户部尚书,检校左仆射。公元832年卒,赠太子太保,谥号元。

  柳公绰字宽,京兆华原县人。才出生三天,他的伯父子华说:“光大我柳家门庭的,是这个儿子。”因而小时的字叫起之。年幼时,对父母孝顺,对兄弟友爱,性格严整,品质庄重,行为都有礼法。

  柳公绰写的文章文雅不俗,不是圣贤的书不读。推荐为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科,任命为校书郎。隔了一年,第二次考中这个科,任命为渭南县尉。荒年歉收,他家虽然丰衣足食,但每餐饭他不超过一碗,到丰年才恢复饭量。有人问他,他回答说:“四方的人都困苦饥饿,我能一个人吃饱吗?”经连续提升,任开州刺史。开州土地连着夷族部落,敌军经常逼近开州城袭扰,他属下的一个官员说:“我们的兵力不能阻止他们,希望暂时任他们的首领担任重要官职。”公绰说“:你与他们同流合污吗?怎么能违犯法律?”立即杀了他,敌军也就领军退走了。公绰被提升为侍御史、吏部员外郎。当时武元衡任剑南节度使,公绰与裴度都任节度府判官,武元衡特别推重他们。召回朝任吏部郎中。

  宪宗爱好武功,并且多次外出游猎,柳公绰上奏章《太医箴》来讽谏皇帝,说:“上天排定寒暑次序,对人不讲私情。品类既然完全,用高贵低贱平衡,人要限制嗜好,才能保护身体,清静没有污染,光色才会鲜明。严寒暑热满天地,在外面感染肌肤,嗜好偏爱经耳目,对内诱惑心智。品行端正是堤防,追欢寻乐会溃决。元气运行不闲,裂隙漏洞不在很大。说天很高吧,云遮雾盖使它昏暗;说地很厚吧,洪水将它冲得糟乱。饮食滋养身体,过度享受就会生病。穿衣打扮表现人的品德,华丽奢侈就会产生懈怠。只要过度享乐和奢侈,就一定会使人心智放纵。元气和心神丧失,疾病就会乘虚而入。狩猎游乐没有节制,就会丧失志气。骑马奔驰损耗身体,呼喝就损伤元气。不保养肌肤,是前面修养方法忌讳的。人凭着元气生存,嗜好欲念从它产生,元气离开身体就会有病有灾,元气充盈就心舒体泰。机巧必定会丧失真诚,智慧实在会诱导性情。医生的最好的对策,应该防患于未然。弊病在于生了病才考虑防治,防治应当在生病之前才是正确的。心情安适沉静又喜欢运动,就会身体和顺道德完美。能施舍于万物,靠此能享受万年寿命。圣人高高在上,各有各的归宿,我执掌太医之职,斗胆报告皇上。”

  皇帝认为他是高才,派使者对他说:“你说的‘元气运行不闲,裂隙漏洞不在大’,这是对我的厚爱,应该把它作为座右铭。”过了一个月,任命公绰为御史中丞。

  柳公绰本来与裴耹交情好,李吉甫再次主持朝政,让公绰出任湖南观察使。因湖南潮湿荒僻,不能迎养父母,请求在东都洛阳设立办事处,没有批准。后来调任鄂岳观察使。当时正征讨吴元济,皇帝命令征调五千鄂岳地区的士兵,隶属安州刺史李听。公绰说:“朝廷说我是儒生,不懂得行军打仗?”就请求亲自带兵上前线,朝廷批准了。带兵渡过长江到达安州,李听用军队的礼节迎接并会见他。公绰说:“您之所以背弓插箭,难道不是因为战争吗?如果去掉戎装,不过是两个郡守罢了,怎么统一指挥呢?因为您家世代是将帅,懂得兵法,我只想在您的府衙任职,按军队的法规跟随您服务。”李听说“:听从您的吩咐。”就把都知兵马使、中军先锋、行营都虞候三张任命书交给他,挑选六千精兵交他统帅,告诫众校尉说:“行营事务一切由都将决断。”李听因为外表威严,因此都很尽力,当时的人都佩服他会运用权力领导部下。军队出发,公绰多次到下级官兵家探访慰问,害病、生孩子、死了人,都给很多抚恤金,妻子嬉游放荡的,就把她沉到江里去。官兵都很感激并且服从他,说:“中丞为我们操持家事,还能不拼命作战吗?”所以鄂军每战必胜。

  元和十一年(公元816年),李道古代替了公绰的职务,公绰回到京都,任命为给事中。李师道叛乱平定后,派他到郓州宣读朝廷的文告,回朝复命,任命为京兆尹。公绰正去府衙途中,有一个神策军军校骑马不回避,立即用棍打死。皇帝因为他不经请示而杀人发了怒。公绰说:“这不只是称量我的权威,更是轻视陛下的法规。”皇帝说:“已经处死了,不向我报告,对吗?”公绰说:“这事不应该我报告,在大街上打死了人,向上报告是金吾的职责;在街坊间打死了人,向上报告是左右巡使的职责。”皇帝才不追究。公绰因为守母亲的丧辞去官职,守丧期满,任刑部侍郎,兼任盐铁转运使。后又调兵部侍郎兼任御史大夫。

  长庆元年(公元821年),公绰又任京兆尹。当时幽州、镇州在交战,任免诸将领,使者骑着驿马在路上接连不断。公绰上奏说“:经考查,馆驿邮传缺乏,差很多驿马,穿着红色和紫色服装的宫廷使者,骑的驿马达到三、四十匹,穿黄色和绿色服装的使者,骑的驿马也不下十匹,驿官不能查验证件,宫廷使者随口向馆驿索要供给,驿马用完了,就抢民间的马匹,百姓怨恨他们惊扰,路上行人差不多断绝了。请求朝廷规定使者数额,用来制止弊端。”皇帝又命令中书省制定法规,因此驿官解除了处罚。宦官都憎恨他。公绰被改任吏部侍郎,升任御史大夫。

  韩弘病重,从河中郡回京,皇帝命令百官去探望他,他派儿子推辞说病重不能接待。公绰对他说:“皇帝派百官来问候你,这是特殊的礼遇,应该支撑病体去会见公卿,怎么能卧病在床派儿辈传达一句话就了事呢?”韩弘害怕,让人扶着出来面谢百官。公绰改任礼部尚书,因避祖父的讳改任左丞。不久,任命为检校户部尚书、山南东道节度使,巡视到邓县考察刑事案件审判情况。县有两个县吏都囚禁在狱中,其中一个接受贿赂,一个玩弄法律条文行奸使诈。县令因为公绰一向秉公执法,认为一定会杀死贪污的县吏。公绰断案说:“贪污的县吏犯法,法律还在;奸猾的县吏毁法,法律就灭亡了。”就杀死了玩弄法律行奸使诈的县吏。他马厩里的马咬伤踢伤养马的仆人,公绰就杀掉了那匹马。有人说这是一匹良马,公绰说:“哪有良马而伤害人的呢?”

  宝历元年(公元825年),公绰就任检校左仆射。牛僧孺被罢免了宰相,出任武昌节度使。公绰用军中仪仗和礼节参见他,亲信的幕僚劝阻他,公绰回答说:“奇章公才离开宰相职位,方镇尊重宰相,就是尊重朝廷呀!”有一个道士进献丹药,公绰问是从哪里得到的,道士回答说:“在蓟门。”当时朱克融刚叛乱,公绰立即说:“可惜呀!药是从叛贼境内得到的,即使灵验有什么用处?”就倒掉丹药,驱逐了道士。公绰回朝廷任刑部尚书,不久又任命为..宁节度使。前段时间,神策军驻扎在各军镇的部队,不听驻地军政长官的命令,指挥不动,所以敌军能钻空子袭扰边塞。公绰向朝廷论述利害关系,要求采用适当措施,因此朝廷命令神策军行营的部队,在边境危急时,全部接受驻地节度使的指挥。公绰又回朝任刑部尚书。

  京兆府狱中关押的一个婆婆用鞭子打死了媳妇,京兆府要将她判处死刑。公绰说:“尊长打晚辈,不是斗殴,况且她的儿子在,因妻子而杀死他的母亲,在礼法上说不过去。”因此从宽判刑。

  大和四年(公元830年),公绰出任河东节度使,碰到荒年,他节约开支,停止宴请,吃穿与士兵一样。北方的部族派梅禄将军李畅赶一万匹马来做生意,所经过的地方都热情地招待他,公绰又命令部队,防止部队袭夺马匹。李畅到达太原,公绰只派牙将一人一骑去慰劳,用极友好的态度接待他,设立衙门,命令翻译官引导他参见公绰,宴席不超过常规,李畅感激他的恩德,流下眼泪,马群在路上慢慢行进,不随便奔驰打猎。陉北有沙陀部族,勇武喜好争斗,九姓、六州等部族都怕它。公绰召来沙陀酋长宁邪执宜,修理废弃的十一处塞栅,招募三千兵留驻在塞栅上,他的妻子、母亲到太原,公绰让夫人慰问和招待他们,并赠送礼品,沙陀部族感谢他的恩德,所以全力保护边塞。

  公绰因为生病请求朝廷派人代替他,回朝被任命为兵部尚书,可以不上朝班行参见礼。忽然命亲随人召来老部下韦长,大家认为公绰要把家事托付给他。到韦长来了,竟对他说:“替我报告宰相,徐州专门杀害李听的亲信部下,除非任用高蠫镇守徐州,否则不能安宁。”接着闭上眼睛不再说话,过了两天就去世了,享年六十八岁。追赠太子太保,谥号元。

  公绰服孝守丧因哀伤过度而身体瘦弱,三年不洗澡。奉养后母薛氏很小心孝顺,即使是他的亲家也不知道他不是薛氏亲生的。舅兄薛宫很早就死了,公绰把他的女儿抚养成人出嫁。他曾经说“:我当官不曾因为私事把喜怒强加于人。我的子孙会昌盛吧?”与钱徽、蒋耣、杜元颍、薛存诚交情很好,他选拔的人才如许康佐、郑朗、卢简辞、崔玙、夏侯孜、李拭、韦长,都显贵闻名。公绰的儿子叫柳仲郢。

热门古诗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