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大全 | 古代诗人

古诗词介绍

代曲江老人百韵(年十六时作)

朝代:唐代  作者:元稹  来源:网络

何事花前泣,曾逢旧日春。先皇初在镐,贱子正游秦。
拨乱干戈后,经文礼乐辰。徽章悬象魏,貔虎画骐驎。
光武休言战,唐尧念睦姻。琳琅铺柱础,葛藟茂河漘.
尚齿惇耆艾,搜材拔积薪。裴王持藻镜,姚宋斡陶钧。
内史称张敞,苍生借寇恂。名卿唯讲德,命士耻忧贫。
杞梓无遗用,刍荛不忘询。悬金收逸骥,鼓瑟荐嘉宾。
羽翼皆随凤,圭璋肯杂珉。班行容济济,文质道彬彬。
百度依皇极,千门辟紫宸。措刑非苟简,稽古蹈因循。
书谬偏求伏,诗亡远听申。雄推三虎贾,群擢八龙荀。
海外恩方洽,寰中教不泯。儒林精阃奥,流品重清淳。
天净三光丽,时和四序均。卑官休力役,蠲赋免艰辛。
蛮貊同车轨,乡原尽里仁。帝途高荡荡,风俗厚誾誾.
暇日耕耘足,丰年雨露频。戍烟生不见,村竖老犹纯。
耒耜勤千亩,牲牢奉六禋。南郊礼天地,东野辟原匀。
校猎求初吉,先农卜上寅。万方来合杂,五色瑞轮囷。
池籞呈朱雁,坛场得白麟。酹金光照耀,奠璧彩璘玢。
掉荡云门发,蹁跹鹭羽振。集灵撞玉磬,和鼓奏金錞.
建簴崇牙盛,衔钟兽目嗔。总干形屹崒,戛敔背嶙峋。
文物千官会,夷音九部陈。鱼龙华外戏,歌舞洛中嫔。
佳节修酺礼,非时宴侍臣。梨园明月夜,花萼艳阳晨。
李杜诗篇敌,苏张笔力匀。乐章轻鲍照,碑板笑颜竣。
泰狱陪封禅,汾阴颂鬼神。星移逐西顾,风暖助东巡。
浴德留汤谷,蒐畋过渭滨。沸天雷殷殷,匝地毂辚辚。
沃土心逾炽,豪家礼渐湮。老农羞荷锸,贪贾学垂绅。
曲艺争工巧,雕机变组紃.青凫连不解,红粟朽相因。
山泽长孳货,梯航竞献珍。翠毛开越巂,龙眼弊瓯闽。
玉馔薪燃蜡,椒房烛用银。铜山供横赐,金屋贮宜颦。
班女恩移赵,思王赋感甄。辉光随顾步,生死属摇唇。
世族功勋久,王姬宠爱亲。街衢连甲第,冠盖拥朱轮。
大道垂珠箔,当垆踏锦茵。轩车隘南陌,钟磬满西邻。
出入张公子,骄奢石季伦。鸡场潜介羽,马埒并扬尘。
韬袖夸狐腋,弓弦尚鹿fc.紫绦牵白犬,绣bi被花駰。
箭倒南山虎,鹰擒东郭su.翻身迎过雁,劈肘取回鹑。
竟蓄朱公产,争藏邴氏缗。桥桃矜马鹜,倚顿数牛犉。
齑斗冬中韭,羹怜远处莼。万钱才下箸,五酘未称醇。
曲水闲销日,倡楼醉度旬。探丸依郭解,投辖伴陈遵。
共谓长之泰,那知遽构屯。奸心兴桀黠,凶丑比顽嚚。
斗柄侵妖彗,天泉化逆鳞。背恩欺乃祖,连祸及吾民。
猰貐当前路,鲸鲵得要津。王师才业业,暴卒已sJ々。
杂虏同谋夏,宗周暂去豳。陵园深暮景,霜露下秋旻.
凤阙悲巢鵩,鹓行乱野麏。华林荒茂草,寒竹碎贞筠。
村落空垣坏,城隍旧井堙。破船沉古渡,战鬼聚阴磷。
振臂谁相应,攒眉独不伸。毁容怀赤绂,混迹戴黄巾。
木梗随波荡,桃源斅隐沦。弟兄书信断,鸥鹭往来驯。
忽遇山光澈,遥瞻海气真。秘图推废主,后圣合经纶。
野杏浑休植,幽兰不复纫。但惊心愤愤,谁恋水粼粼。
尽室杂深洞,轻桡荡小fq.殷勤题白石,怅望出青蘋.
梦寐平生在,经过处所新。阮郎迷里巷,辽鹤记城闉。
虚过休明代,旋为朽病身。劳生常矻矻,语旧苦谆谆。
晚岁多衰柳,先秋愧大椿。眼前年少客,无复昔时人。

作者介绍

元稹
元稹

元稹(779年-831年,或唐代宗大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),字微之,别字威明,唐洛阳人(今河南洛阳)。父元宽,母郑氏。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,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。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“新乐府”。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“元白”。

  元稹为人刚直不阿,情感真挚,和白居易是一对好友。白居易这样评价元稹“所得惟元君,乃知定交难”,并说他们之间的友谊是“一为同心友,三及芳岁阑。花下鞍马游,雪中杯酒欢。衡门相逢迎,不具带与冠。春风日高睡,秋月夜深看。不为同登科,不为同署官。所合在方寸,心源无异端。”而元稹对白居易关心,更凝结成了千古名篇《闻乐天授江州司马》。

  除了流芳千年的“元白之谊”,元稹和妻子韦丛的半缘情深也为人津津乐道。

  唐德宗贞元十八年(802年),太子少保韦夏卿的小女儿年芳20的韦丛下嫁给24岁的诗人元稹。此时的元稹仅仅是秘书省校书郎。韦夏卿出于什么原因同意这门亲事,已然无从考证了,但出身高门的韦丛并不势利贪婪,没有嫌弃元稹。相反,她勤俭持家,任劳任怨,和元稹的生活虽不宽裕,却也温馨甜蜜。可是造化弄人,唐宪宗元和四年(809年),韦丛因病去世,年仅27岁。此时的31岁的元稹已升任监察御史,幸福的生活就要开始,爱妻却驾鹤西去,诗人无比悲痛,写下了一系列的悼亡诗。最著名就是:

  《离思五首》【其四】

  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  用世间至大至美的形象来表达对亡妻的无限怀念,任何女子都不能取代韦丛。

  《遣悲怀三首》【其二】

  昔日戏言身后意,今朝都到眼前来。

  衣裳已施行看尽,针线犹存未忍开。

  尚想旧情怜婢仆,也曾因梦送钱财。

  诚知此恨人人有,贫贱夫妻百事哀。

  《遣悲怀三首》作于韦丛去世后两年。虽然就在同年,元稹即在江陵府纳了妾,有些言行不一,但是他对韦丛的感情是真挚的。我们不能用王维终不再娶的标准来衡量每个人。

  是的,也许我们无法像元白那样风雅相深,但可以学习他们的患难与共;也许我们无法拥有像韦丛一样的贴心爱人,但可以像他们一样去关心身边的人。

元稹(zhěn)字微之,又字威明,唐代诗人。8岁丧父,母郑贤能文,亲授书传。15岁以明两经擢第,21岁初仕河中府,25岁与白居易同科及第,并结为终生诗友。元稹登平判科(旧称元稹登书判拔萃科,有误)[2],授秘书省校书郎。28岁列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第一名,授左拾遗。举明经书判入等,补校书郎。元和初,应制策第一。元和四年(809年)为监察御史。因触犯宦官权贵,次年贬江陵府士曹参军。后历通州(今四川达州市)司马、虢州长史。元和十四年任膳部员外郎。次年靠宦官崔潭峻援引,擢祠部郎中、知制诰,为时论所非。长庆元年(821年)迁中书舍人,充翰林院承旨。次年,居相位三月,出为同州刺史、浙东观察使。大和三年(829年)为尚书左丞,五年,逝于武昌军节度使任上。年五十三卒,赠尚书右仆射。元稹是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和中坚力量,与白居易齐名,世称“元白”,诗作号为“元和体”。其诗辞浅意哀,仿佛孤凤悲吟,极为扣人心扉,动人肺腑。元稹的创作,以诗成就最大。其乐府诗创作,多受张籍、王建的影响,而其“新题乐府”则直接缘于李绅。作有传奇《莺莺传》,又名《会真记》,为后来《西厢记》故事所由。有《元氏长庆集》60卷,补遗6卷,存诗八百三十多余首,收录诗赋、诏册、铭谏、论议等共100 卷。

他非常推崇杜诗,其诗学杜而能变杜,并于平浅明快中呈现丽绝华美,色彩浓烈,铺叙曲折,细节刻画真切动人,比兴手法富于情趣。乐府诗在元诗中占有重要地位,他的《和李校书新题乐府十二首并序》“取其病时之尤急者”,启发了白居易创作新乐府,且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。缺点是主题不够集中,形象不够鲜明。和刘猛、李余《古乐府诗》的古题乐府19首,则能借古题而创新词新义,主题深刻,描写集中,表现有力。长篇叙事诗《连昌宫词》,在元集中也列为乐府类,旨含讽谕,和《长恨歌》齐名。其铺叙详密,优美自然。元诗中最具特色的是艳诗和悼亡诗。他擅写男女爱情,描述细致生动,不同一般艳诗的泛描。悼亡诗为纪念其妻韦丛而作,《遣悲怀三首》流传最广。 在诗歌形式上,元稹是“次韵相酬”的创始者。《酬翰林白学士〈代书一百韵〉》、《酬乐天〈东南行诗一百韵〉》,均依次重用白诗原韵,韵同而意殊。这种“次韵相酬”的做法,在当时影响很大,也很容易产生流弊。元稹在散文和传奇方面也有一定成就。他首创以古文制诰,格高词美,为人效仿。其传奇《莺莺传》(又名《会真记》)叙述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悲剧故事,文笔优美,刻画细致,为唐人传奇中之名篇。后世戏曲作者以其故事人物创作出许多戏曲,如金代董解元《西厢记诸宫调》和元代王实甫《西厢记》等。元稹曾自编其诗集、文集、与友人合集多种。其本集《元氏长庆集》收录诗赋、诏册、铭谏、论议等共100卷。事迹见新、旧《唐书》本传。今人陈寅恪有《元白诗笺证稿》,卞孝萱有《元稹年谱》,周相录校有《元稹集校注》,冀勤有《元稹集》。

热门古诗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