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大全 | 古代诗人

古诗词介绍

【越调】寨儿今_春晚次韵红

朝代:元代  作者:张可久  来源:网络

春晚次韵

红渐稀,绿将肥,一声杜鹃残梦里。踏雪寻梅,看到荼蘼,犹自怨春迟。锦云中翠绕珠围,碧人边玉走金飞。安乐窝人未醒,森罗殿鬼相随。催,唱不迭醉扶归。

题情

绿柳阴,翠帘深,美人图画中不似您。当日相寻,出语知音,想像到如今。坠乌云席上琼簪,动清风花下瑶琴。佩环声真洛浦。水月面活观音心,寄一曲《白头吟》。

春愁

亸凤翘,泣鲛钢,一团愁吃洴在心上了。烟冷香销,月悴花憔,难度可怜宵。想合欢绣扇亲描,记同心罗帕轻揪。尘生白象板,声断紫鸾箫。焦,无梦到蓝桥。

情梅友元帅席上二首

呆答孩,守书斋,小冤家约定穷秀才。踏遍苍苔,湿透罗鞋,不见角门开。碧桃香春满大台,彩云深人在阳台。漏声催禁鼓,月影转瑶阶。猜,烧罢夜香来。敛翠娥,揾香罗,病恹恹为谁憔悴我?哑谜猜破,冷句调唆,便知道待如何?阻牛郎万古银河,渰蓝桥千丈风波。偷工夫来觑你,说破绽尽由他。哥,越间阻越情多。

过钓台

红紫场,名利乡,望高台倚空烟树苍。不恋朝章,归钓夕阳,白眼傲君王。客星犯半夜龙床,清风占七里鱼邦。荒烟闭草堂,秋月浸桐江。光,千古照沧浪。

明月楼

玉斧磨,锦云窝,阑干四时秋意多。画栋嵯峨,丹桂婆娑,车马闹鸣珂。斗婵娟光漾银河,立娉婷香捧金波。唐明皇游广寒,李谪仙问姮娥。他,不醉待如何?

失题二首

亏负咱,怎禁他,觑著头玉容憔悴煞。受处行踏、陡恁情杂,和俺意儿差。步苍苔凉透罗袜,掩朱门香冷金鸭。把你做心事人,望的我眼睛花。嗏,因甚不来家?

我志诚,你胡伶,一双儿可人庞道撑。斗草踏青,语燕啼莺,引动俏魂灵。绣窗前残酒为盟,花阴下明月知情。宝香寒静悄悄,罗袜冷战兢兢。曾,直等到二三更。

元夜即事

胡洞窄,弟兄猜,十朝半旬不上街。灯火楼台,罗绮裙钗,谁想见多才?倚朱帘红映香腮,步金莲尘污弓鞋。眉尖上空受用,心事里巧安排。来,同话小书斋。

闺思

隔粉墙,付香囊,一团儿志诚谁信道谎。月淡西厢,云冷高唐,独自的误春光。花明柳暗生香,莺来燕去成双。噤未声离绣床,蹑著脚步回廊。娘,何处也画眉郎?

春情

没乱煞.怎禁他,绿杨阴那搭儿堪系马。烟冷香鸭,月淡窗纱,擎著泪眼巴巴。媚春光草草花花,惹风声盼盼茶茶。合琵琶歌白雪,打双陆赌流霞。嗏,醉了也不来家。

收心二首

宿凤凰,妒鸳鸯.少年心肯将名利想。喧满平康,不犯轻狂,谈笑玉生香。尤花殢雪情肠,驱风驾月文章。遍游春世界,交付锦排场。两鬓霜,烟雨老沧浪。面皮儿黄绀绀,身子儿瘦岩岩,相识每陡然轻视俺,鬓发耽珊,身子薄蓝,无语似痴憨。姨夫每坐守行监,妻儿又面北眉南。家私儿零落了,名分儿被人搀。再休将,风月担儿担。

妓怨三首

洛浦仙,丽春园,不知音此身谁可怜?大姆埋冤,孛老熬煎,祗为养家钱。哆著口不断顽涎,腆著脸待吃痴拳。禁持向歌扇底,僝僽做在绣床前。天,只不上贩茶船。

缘分薄,是非多,展旗幡硬并倒十数合。赤紧地板障婆婆,水性娇娥,爱他推磨小哥哥。腆著脸不怕风波,睁着眼撞入天罗。雄纠纠持剑戟,接可可下锹钁。呵,情愿将风月担儿那。

影外人,怕风声,望天长地久博个志诚。柳下私情,月底深盟,一步步惜惺惺。崔夫人嫌杀张生,冯员外买断苏卿。他山障他短命,您窑变您薄情。听,休想有前程。

闰怨三首

烧好香,告穹苍,行行步步只念想。泪眼汪汪,烟水茫茫,芳草带夕阳。雕鞍去了才郎,画堂别是风光。八的顿开金凤凰,扌蚩的扯破锦鸳鸯,吉丁的掂损玉螳螂。

锦绣围,翠红堆,当初有心直到底。双宿双飞,无是无非,不许外人知。眼睁睁指甚为题,意悬悬为你著迷。有情窥宋玉,没兴撞王魁。呸,骂你个负心贼。

相爱怜,恶姻缘,云迷武陵仙路远。尘暗朱弦,墨淡银笺,青草曲江边。俏元和花了闲钱,病相如潮过顽涎。梅窗宜静坐,纸帐称孤眠。天,休放月团圆。

秋千

住管弦,打秋千,花开美人图画展。翠髻微偏,锦袖轻揎,罗带起翩翩。钏玲珑响亚红绵,汗模糊湿褪花钿。绿烟浓春树底,彩云散夕阳边。天,吹下向飞仙。

感旧

曾此中,记行踪,桃花去年人面红。门闭重重,春去匆匆,何日再相逢?眉尖谁画晴峰?唾痕犹点香绒。狻猊金落索,鸾凤玉丁东。空,尘满绣帘栊。

春思

诗酒缘,利名牵,话别离几声犹耳边。何处留连?误我蝉娟,一去动经年。赋伤春懒拂银笺,卜行人不信金钱。盼回音空过雁,劝归去枉啼鹃。天,长自对花眠。

秋日宫词

添晚妆,过回廊,吉丁一声环珮响.泛羽流商,走斝飞觞,笑语间笙簧。广寒宫舞罢霓裳,博山炉黛透龙香。碧梧枝白凤凰,翠荷叶锦鸳鸯。凉,人倚月昏黄。

吴山塔寺

诗眼明,暮山青,倚高寒满身风露冷。月辇闻筝,水殿鸣笙,想像御街行。宝光圆白伞珠璎,玉花寒碧碗酥灯。西天佛富贵,南国树周彡零。僧,同上望江亭。

嘉禾道中

白鹭鸶,黑鸬鹚,晴烟远山横暮紫。消得新诗,伫立多时,篱落掩茅茨。浣纱女斜插花枝,打鱼翁独棹船儿。夕阳边云淡淡,小桥外柳丝丝。思,当日送春词。

观张氏玉卿双陆

间锦笙,罢瑶筝,花阴半帘春昼永。斗草无情,睡又不成,佳配两相停。手初交弄玉拈冰,步轻挪望月瞻星。双敲象齿鸣,单走马蹄轻。嬴,夜宴锦香亭。

山中

寡见闻,乐清贫,逍遥百年物外身。糜鹿相亲,巢许为邻,仙树小壶春。住青山远却红尘,挂乌纱高卧白云。杏花村沽酒客,桃源洞打鱼人。因,闲问话到柴门。

桃源亭上

倒玉莲,散金钱,先生醉骑鹤上天。月影蝉娟,霞袂翩翩。即我是神仙。入蓬莱行见桑田,看梅花误入桃源。溪头卖酒家,洞口钓鱼船。专,唱我会真篇。

作者介绍

张可久
张可久

张可久(约1270~1348以后)字小山(一说名伯远,字可久,号小山)(《尧山堂外纪》);一说名张可久肖像(林晋生作)可久,字伯远,号小山(《词综》);又一说字仲远,号小山(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),庆元(治所在今浙江宁波鄞县)人,元朝重要散曲家,剧作家,与乔吉并称“双壁”,与张养浩合为“二张”。

  张可久存世作品现存小令855首,套曲9首,数量为有元之冠,为元代传世散曲最多的作家,占现存全元散曲的五分之一,其个人作品占朝代作品总量的比例之高,在中国文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在元代220多位作家中,有散曲集传世的只有张养浩、乔吉和张可久三人,但其他两人都是在临死前或死后才刊行于世。而张可久不仅在元代已有四本散曲集传世(钟嗣成《灵鬼簿》记载,“有《今乐府》盛行于世,又有《吴盐》、《苏堤渔唱》”,另有胡存善编《小山乐府》),在元曲选集《阳春白雪》和《乐府群英》中,张可久入选的作品也是最多的。这说明他的作品在元代已获得了广泛的欢迎,甚至连元武宗在皇宫赏月时也令宫女传唱他的散曲。

  散曲集有《小山乐府》、《张小山小令》、《张小山北曲联乐府》等版本传世。

  明朝朱权在其《太和正音谱》中称张可久为“词林之宗匠”,称“其词清而且丽,华而不艳”;明李开先则称“乐府之有乔、张,犹诗家之有李、社”。

人生坎坷,生平事迹不详,浙江庆原路(路治今浙江宁波)人。曾多次做路吏这样的下级官吏,后以路吏转首领官(以上见曹楝亭本《录鬼簿》)。钱惟善《江月松风集》中有《送张小山之桐庐典史》诗,可知其又曾为桐庐典史。至正初年七十余,尚为昆山幕僚(见李祁《云阳集·跋贺元忠遗墨卷后》),至正八年(一三四八)犹在世。一生怀才不遇,时官时隐,曾漫游江南之名胜古迹,足迹遍及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湖南一带,晚年隐居在杭州一带。

最为多产的散曲大家
  张毕生致力于词曲的创作,是元代最为多产的散曲大家,也是元曲的集大成者之一,其在世时便享有盛誉。其作品风格多样“或咏自然风光、或述颓放生活、或为酬作、或写闺情”,是元代散曲中“清丽派”的代表作家。其散曲,元世已有《今乐府》、《苏堤渔唱》、《吴盐》三种行于世(见曹本《录鬼簿》),且胡正臣子胡存善已编有《小山乐府》(同上)。今存散曲,据隋树森《全元散曲》所辑,共小令八百五十五首,套数九套,其数量为元人之冠。小山亦能诗,见于《元诗选》癸集,然以散曲盛称于世。元·高栻《双调·殿前欢《题小山苏堤渔唱》称其“才华压尽香奁句,字字清殊”,“价等连城玉,名重《长门赋》”;大食惟寅《双调·燕引雏》《奉寄小山先辈》称其“声传南国,名播中州”。明·贾仲明补《录鬼簿》挽词,称“照耀乾坤《今乐府》,《苏堤渔唱》文相助,又《吴盐》余意续”,“荆山玉,合浦珠,压倒群儒”(天一阁本《录鬼簿》)。明·朱权《太和正音谱》评其词“如瑶天笙鹤”,又称“其词清而且丽,华而不艳,有不吃烟火食气,真可谓不羁之才;若被太华之仙风,招蓬莱之海月,诚词林之宗匠也,当以九方皋之眼相之”。明·李开先序乔吉、张可久二家小令,谓“乐府之有乔张,犹诗家之有李杜”,王骥德《曲律》则辩云:“李则(王)实甫,杜则(马)东篱,始当;乔、张,盖长吉、义山之流”。清·刘熙载《艺概》称乔、张“两家固同一骚雅,不落俳语,惟张尤翛然独远耳”。今人或有以为小山曲风雅丽,其曲作有“不脱词境”、“词曲间几乎一致”者,但亦肯定“小山一人造境,亦散曲中清华一派之所由立也”(任讷《曲谐》)。
  部分作品如〔庆东原〕《和马致远先辈韵》等抒发穷通无定,世态炎凉的感慨;〔卖花声〕《怀古》等曲写百姓的痛苦和世道的险恶。这类作品充满愤世嫉俗的感情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社会黑白颠倒、贤愚不分的现实。他的小山散曲的又一内容是向往归隐,描写归隐生活中的情景。“依松涧,结草庐,读书声翠微深处。”张可久结交的多为官员和文人,生活面比较狭窄,作品内容不够广阔,不少唱和之作,显得平庸。虽有愤懑和不满,但仍表现出一种“怨而不怒”的色彩。张可久是元代散曲清丽派的代表作家。他的散曲的艺术特点是:讲究格律音韵;着力于炼字炼句,对仗工整,字句和美;融合运用诗、词作法,讲究蕴藉工丽,而且常常熔铸诗词名句,藉以入于典雅。其作品多为欣赏山光水色,抒写个人情怀和应酬怀古之作。作品表现了闲适散逸的情趣,同时吸收了诗词的声律,句法及辞藻到散曲中,形成一种清丽而不失自然的风格。明清以来颇为文人推重。明朱权《太和正音谱》誉之为“词林之宗匠”。享誉当时,是一代曲风转捩的关键人物。元散曲前期创作崇尚自然真率,后期则追求清丽雅正。张可久的创作实践在曲风转变中起了重要作用。其散曲在后期被视为典范。

地位
  张可久早年与马致远、卢挚、贯云石有交往,曾互相作曲唱和。而他的散曲里涉及的是隐居和游荡的江湖生活,正如他自己所形象概括的“半纸虚名,万里修程”[上小楼《春思》]。
  张可久长期为吏的身世,对他的创作很有影响。生活的坎坷使他抑郁悲伤,向往归隐。因此,描写归隐生活的景和情在作品中就显得多一些。“归隐”虽然是一个传统题材,而对张可久来说,有其特殊的、深切的思想内涵:他一生奔波于宦海,到70岁尚任小吏“昆山县幕僚”;80岁还任“监税松源”,有不得已的苦衷……他结交的多为官员和文人,因此生活面比较狭窄,作品内容不够广阔。他有不少唱和之作,不论在思想上或艺术上都显得平庸;同时他的社会地位和经历,又决定了他的生活态度比较顺从,虽有愤懑和不平,都表现一种“怨而不怒”的色彩。
  张可久在散曲史上居有重要地位。元代前期,散曲家时尚自然真率,后期追求清丽雅正。张可久在这划时代转变中起了重要作用。他力求脱离散曲原有的白描的特色而入于雅正,以丰富多彩而又清丽的风格,自成元代散曲鲜花中的奇葩。《录鬼簿》把张可久列入“方今才人相知者”一类。他专攻散曲,特别致力于小令,能得乐府遗妙。
  张可久的散曲作品,当时即已集成。据隋树森《全元散曲》所辑,共存小令855首,套数9篇,占元散曲的五分之一。著有《吴盐》、《苏堤渔唱》、《小山北曲乐府》等散曲集,又有天一阁本《小山乐府》共六卷。
  张可久是元代散曲“清丽派”的代表,被誉为“词林之宗匠”。清代诗论家刘熙载推崇他为“曲家翘楚”。他的散曲主要的艺术特点是:讲究格律音韵,着力于锻字炼句,对仗工整,字句和美,融合诗词作法,籍以入于典雅。许光治说他“俪辞追乐府之工,散句撷唐宋之秀”(《江山风月情·自序》)。李开仙《小山小令序》评小山乐府,谓如瑶天笙鹤,有不食烟火气,可称之为“曲仙”。

热门古诗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