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大全 | 古代诗人

古诗词介绍

公输

朝代:先秦  作者:墨子及弟子  来源:网络

  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,成,将以攻宋。子墨子闻之,起于鲁,行十日十夜,而至于郢,见公输盘。

  公输盘曰:“夫子何命焉为?”

  子墨子曰:“北方有侮臣者,愿借子杀之。”公输盘不说。

  子墨子曰:“请献十金。”

  公输盘曰:“吾义固不杀人。”

  子墨子起,再拜,曰:“请说之。吾从北方闻子为梯,将以攻宋。宋何罪之有?荆国有余于地,而不足于民,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,不可谓智;宋无罪而攻之,不可谓仁;知而不争,不可谓忠。争而不得,不可谓强。义不杀少而杀众,不可谓知类。”

  公输盘服。

  子墨子曰:“然胡不已乎?”

  公输盘曰:“不可,吾既已言之王矣。”

  子墨子曰:“胡不见我于王?”

  公输盘曰:“诺。”

  子墨子见王,曰:“今有人于此,舍其文轩,邻有敝舆而欲窃之;舍其锦绣,邻有短褐而欲窃之;舍其粱肉,邻有糠糟而欲窃之——此为何若人?”

  王曰:“必为有窃疾矣。”

  子墨子曰:“荆之地方五千里,宋之地方五百里,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。荆有云梦,犀兕麋鹿满之,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,宋所谓无雉兔鲋鱼者也,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。荆有长松文梓楩楠豫章,宋无长木,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。臣以王吏之攻宋也,为与此同类。”

  王曰:“善哉!虽然,公输盘为我为云梯,必取宋。”

  于是见公输盘。子墨子解带为城,以牒为械,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,子墨子九距之。公输盘之攻械尽,子墨子之守圉有余。

  公输盘诎,而曰:“吾知所以距子矣,吾不言。”

  子墨子亦曰:“吾知子之所以距我,吾不言。”

  楚王问其故。

  子墨子曰:“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。杀臣,宋莫能守,乃可攻也。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,已持臣守圉之器,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。虽杀臣,不能绝也。”

  楚王曰:“善哉。吾请无攻宋矣。”

  子墨子归,过宋。天雨,庇其闾中,守闾者不内也。故曰:治于神者,众人不知其功。争于明者,众人知之。

译文
  公输盘替楚国造云梯这类攻城的器械,造成后,将要用它来攻打宋国。墨子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后,从鲁国出发,行走了十天十夜,才到达郢都,见到了公输盘。

  公输盘说:“先生有什么见教呢?”

  墨子先生说:“北方有一个欺侮我的人,我希望借助您的力量去杀了他。”

  公输盘很不高兴。

  墨子先生说:“请让我奉送(给您)十金。”

  公输盘说:“我坚守道义坚决不杀人。”

  墨子先生起身,拜了两拜,说:“请(让我)解说这件事。我在北方听说你在制造云梯,将要用它来攻打宋国。宋国有什么罪呢?楚国在土地方面有富余却在人口方面不够,牺牲不足的人口而争夺多余的土地,不能说是明智的;宋国没有罪却攻打它,不能说是仁义的;知道这道理而不对楚王进行劝阻,不能说是忠君的;劝阻却没有成功,这不能称作坚持;你崇尚仁义不肯帮我杀死欺负我的一个人,却要为楚国攻打宋国而杀死很多人,不能叫做明白事理。”

  公输盘被说服了。

  墨子先生说:“既然这样,那么为什么不停止计划呢?”

  公输盘说:“不行,我已经向楚王说了这件事了。”

  墨子先生说:“为什么不向楚王引见我呢?”

  公输盘说:“好吧。”

  墨子先生拜见了楚王,说:“现在这里有一个人,舍弃他自己装饰华美的车,邻居有破车,却想要去偷;舍弃自己华美的衣服,邻居有件粗布衣服,却想要去偷;舍弃自己的好饭好菜,邻居只有粗劣饭食,却想要去偷。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?”

  楚王回答说:“这个人一定是患有偷盗的毛病了。”

  墨子先生说:“楚国的土地,方圆大小足有五千里;宋国的土地,方圆大小不过五百里,这好像装饰华美的车子同破车相比。楚国有云梦泽,里面有成群的犀牛麋鹿,长江、汉水里的鱼,鳖,鼋,鳄鱼多得天下无比;宋国却像人们所说的一样,是一个连野鸡、兔子、小鱼都没有的地方,这好像美食佳肴同糠糟相比。荆国有巨松、梓树、黄楩木、楠、樟等名贵木材;宋国是一个连多余的木材都没有的国家,这就像华丽的衣服与粗布短衣相比。我认为大王派官吏进攻宋国,是和这个患偷窃病的人的行为是一样的。”

  楚王说:“好啊!虽然这样,(但是)公输盘给我造了云梯,一定要攻取宋国。”

  在这种情况下(楚王)召见公输盘,墨子先生解下衣带,用衣带当作城墙,用木片当作守城器械。公输盘多次用了攻城的巧妙战术,墨子先生多次抵御他。公输盘的攻城的方法用尽了,墨子先生的抵御器械还绰绰有余。

  公输盘理屈,却说:“我知道用来抵御你的方法,可我不说。”

  墨子先生说:“我知道你要用来抵御我的方法,我也不说。”

  楚王问其中的缘故。

  墨子先生说:“公输先生的意思,不过是要杀掉我。杀了我,宋国没有人能守城,就可以攻取了。可是我的学生禽滑厘等三百多人,已经拿着我的守城器械,在宋国城上等待楚国入侵了。即使杀了我,也不能杀尽(宋国的抵御者)啊。”

  楚王说:“好,我不攻打宋国了。”

  墨子从楚国归来,经过宋国,天下着雨,他到闾门去避雨,守闾门的人却不接纳他。所以说:“运用神机的人,众人不知道他的功劳;而于明处争辩不休的人,众人却知道他。”

注释
1.公输盘:鲁国人,公输是姓,盘是名,也写做“公输班”。能造奇巧的器械,有人说他就是鲁班。
2.云梯:古代战争中攻城用的器械,因其高而称为云梯。
3. 将以攻宋:准备用来攻打宋国。以,用来。将,准备。
4.子墨子:指墨翟(此字念“dí",;姓中念作“zhái")。前一个“子”是夫子(即先生、老师)的意思,学生对墨子的尊称。后一个是当时对男子的称呼。
5.闻之:闻,听说。之,代指攻宋这件事。
6.起于鲁:起,起身,出发。于,从。
7.而:表顺承。
8.至于郢:至于,到达。郢,春秋战国时楚国国都,在今天的湖北江陵。
9.夫子:先生,古代对男子的敬称,这里是公输盘对墨子的尊称。
10.何命焉为:有什么见教呢?命,教导,告诫。焉为,两个字都是表达疑问语气的句末助词。
11.侮:欺侮。
12.臣:墨子的自我谦称(秦汉以前对一般人也可自称“臣”)。
13.愿借子杀之:希望借助你的力量去杀了他。愿,希望。借,凭借,依靠。
14.说:通“悦”,高兴,愉快。
15.请献十金:请允许我奉送(你)十金(作为杀人的酬)。请,和下文“请说之”的“请”,大致相当于现在的“请允许我”。金:量词,先秦以二十两(银子)为一金。
16.义:坚守道义。
17.固:坚决,从来。
18.再拜:先后拜两次,表示郑重的礼节。再:第二次。
19.请说之:请允许我解说这件事。说:解说。之:代词,代墨子下面要说的话。
20.吾从北方闻子为梯:我在北方听说您制造了云梯。为:做,造。
21.何罪之有:即“有何罪”,有什么罪呢?之:提宾标志。
22.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:荆国有的是土地而没有足够的人民。荆国:楚国的别称。有余于地:在土地方面有多。于:在……方面。
23.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:损失不足的而争夺有余的,意思是牺牲百姓的生命去争夺土地。而,表转折,却。
24.不可谓智:不可以说是聪明。
25.仁:对人亲善,友爱。
26.知而不争(zhèng):知道这道理却不对楚王进行劝谏。
27.不得:不能达到目的。
28.知类:明白类推的道理。类:对事物作类比进而明白它的事理。
29.服:信服。
30.然胡不已乎:但是为什么不停止(攻打宋国的计划)呢? 然:但是。胡:为什么。已:停止。
31.胡不见我于王:为什么不向楚王引见我呢?见:引见。于王:状语后置语。王:指楚惠王。
32.诺:好,表示同意。
33.文轩:装饰华美的车。文:彩饰。轩:有篷的车。
34.敝舆:破车。
35.褐:粗布衣服。
36.粱肉:好饭好菜。
37.何若:什么样的。
38.犹......之与......也:好像.......同.....相比。固定用法。
39.云梦:楚国的大泽,跨长江南北,也包括今天的洞庭湖、洪湖和白鹭湖等湖沼。
40.犀:雄性的犀牛。
41.兕:雌性的犀牛。
42.鼍:鳄鱼。
43.鲋鱼:一种像鲫鱼的小鱼。
44.文梓:梓树。文理明显细密,所以叫文梓。楩:黄楩木。豫章:樟树。这些都是名贵的木材。
45.长木:多余的木材。
46.王吏:指楚王所派攻宋的官吏。
47.善哉:好呀。
48.虽然:虽然如此。
49.见:召见。
50.牒:木片。
51.九:表示次数多,古代“三”、“九”常有这种用法。
52.机变:巧妙的方式。
53.距:通“拒”,抵御。
54.尽:完。
55.守圉:守卫。圉:通“御”,抵挡。
56.诎:通“屈”,意思是理屈,(办法)穷尽。
57.所以:用来……的方法。和现代汉语利用来表示因果关系的连词“所以”不同。
58.莫:没有谁。
59.禽滑厘:人名,魏国人。墨子学生。
60.已:已经。
61.寇:入侵。
62.虽杀臣,不能绝也:即使杀了我 ,也不能(杀)尽(宋的守御者)。虽:即使。绝:尽。

参考资料:

1、语文出版社教材研究中心.语文.八年级.下.北京:语文出版社,2003年1月(2013年12月重印):173-1762、李振宏.《墨子》简注通说:河南大学出版社,20083、孙中原.墨子鉴赏辞典:上海辞书出版社,20124、墨子.墨子——中华经典藏书:中华书局,2007.

词类活用
吾既已言之王矣 言:名词作动词,说,告诉。
吾义固不杀人 义:名词作动词,善良坚持道义。
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 机变:动词作名词,巧妙的方式。
虽杀臣,不能绝也 绝:形容词作动词,杀尽,杀光。
义不杀少而杀众 众:形容词作名词,少量的人,众多的人。
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 寇:名词作动词,入侵。
犀兕麋鹿满之 满:形容词作动词,充满。
子墨子之守圉有余 守圉:动词作名词,守圉的方法。
公输盘之攻械尽 尽:形容词作动词,用尽。

古今异义
再 古义:两次 今义:又一次。  
所以 古义:用来....的方法 今义:表因果关系的连词。  
地方 古义:土地方圆 今义:领土,土壤。  
虽然 古义:虽然如此 今义:表示承认前边的为事,但后边的并不因此而不成立的连词。  
金 古义:古代计算金属货币的单位 今义:今常表示“金银”的“金”。  
文 古义:刺花纹,彩饰 今义:常指字和文章。  
胡 古义:为什么 今义:姓氏。

一词多义
⑴为: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 替。
子墨子解带为城 作为
夫子何命焉为? 与“焉”合用,表示疑问语气。
必为有窃疾矣 是。
公输盘为我为云梯 后面的“为”:制造。
以牒为械 当作。
臣以王吏之攻宋也,为与此同类 表判断动词,是
⑵见: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,见公输盘 动词,会见。
于是见公输盘动词,召见。
胡不见我与王 引见
⑶类:不可谓知类 动词,事理.
为与此同类 名词,种类.
⑷子:子墨子闻之 子(第一个)夫子,先生;子(第二个)尊称。
愿借子杀之 子,您
⑸说:公输盘不说 说,通“悦”,高兴。
请说之 说,陈述,解释
⑹然:虽然,公输盘为我为云梯 这样
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 但是
⑺之:子墨子闻之 代词,指“公输盘为楚造云梯者,成,将以攻宋”这个消息
宋何罪之有 宾语前置的标志
臣以王吏之攻宋也 吾知子之所以距我 主谓间取消句子独立性不译
吾既已言之王矣 代词,代这件事
愿借子杀之 代侮臣者
荆之地方五千里 的
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 这种
请说之 代词,代这件事
宋无罪而攻之 代词,代宋
犀兕麋鹿满之 代词,代云梦
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 助词,的
守圉之器 助词,的
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 助词,的
公输盘之攻械尽,子墨子之守圉有余 助词,的
⑻起:起于鲁 出发、动身
子墨子起,再拜 起身
⑼以:将以攻宋 凭借
臣以王吏之攻宋也 认为 以牒为械 用
⑽于:胡不见我于王 向
今有人于此 在 起于鲁 从
⑾争(四声):争有所余:动词,争夺
知而不争:谏诤
⑿已:然胡不已乎 停止
不可,吾既已言之王矣 已经
⒀文:舍其文轩 花纹彩饰,形容词
荆有长松文梓楩楠豫章 文理
⒁虽:善哉,虽然,公输盘为我为云梯,必取宋。虽然
虽杀臣,不能绝也。即使

通假字
1、公输盘不说(通“悦”,高兴)
2、子墨子九距之(通“拒”,阻挡)
3、子墨子之守圉有余(通“御”,抵挡)
4、公输盘诎(通“屈”,理屈)
5、知而不争(通“诤”,劝阻)

主要虚词

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——相当于“的”;也可译为“这类的”。
愿借子杀之——他。
子墨子闻之——造云梯攻打宋的事情。
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——主谓之间,取消句子独立性。
子墨子之守围有余——主谓之间,取消句子独立性。
宋何罪之有——宾语前置标志。
吾既已言之王矣——造云梯这件事。
2.而
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——表承接。
邻有敝舆而欲窃之——表转折,“却”。
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——表承接。
公输盘诎,而曰——表转折,“却”。
杀所不足,而争所有余——表转折,“却”。
知而不争,不可谓忠——表转折,“却”。
臣见大王之必伤义而不得——表承接。
3.于
子墨子闻之,起于齐——从
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——到
荆国有余于地——在……方面。
胡不见我于王——引进动作对象。
今有人于此——在。
4.以
吾知所以距子矣——用来。
臣以王吏之攻宋也——认为。
以牒为械——用,把。

本文主要是通过对话形式,记叙了墨子用道理说服公输盘,迫使楚王不得不放弃对宋国的侵略意图的经过,出色地表现了墨子的机智勇敢和反对攻伐的精神,同时也暴露了公输盘和楚王的阴险狡诈,是墨子“兼爱”“非攻”的主张生动而又具体的体现。

  墨子所处的时代,各诸侯国掠夺性的战争频繁不已,严重破坏生产,甚至使下层人民被迫“折骨为炊,易子而食”。墨子希望解除劳苦大众的苦难,这是他提出“非攻”、“兼爱”等政治主张的思想基础。

  公元前440年前后,墨子约29岁时,楚国准备攻打宋国,请著名工匠鲁班制造攻城的云梯等器械。墨子正在家乡讲学,听到消息后非常着急;一面安排大弟子禽滑厘带领三百名精壮弟子,帮助宋国守城;一面亲自出马劝阻楚王。

参考资料:

1、孙中原.墨子鉴赏辞典:上海辞书出版社,2012

  该文先写墨子以理说服公输盘;其次指责楚王攻宋之不智,楚王虽穷词夺理,但攻宋之心仍不死;末写挫败公输盘的进攻,并揭穿其阴谋,告以宋国早有准备,迫使楚王放弃用兵,层次清楚,结构紧密完整。本文采取类推的说理方法,加之排比、比喻,使文章生动活泼,逻辑性强,具有说服力。末段写墨子与公输盘较量,朴实无华,却极有力量。全文通过墨子的言论行动来刻画人物,形象鲜明突出。

参考资料:

1、程帆.古文观止鉴赏辞典:湖南教育出版社,2011

  《公输》(《公输》为后人添加的,取的是文章的前两个字)通过墨子止楚攻宋的故事,生动地叙述了墨子为实现自己的“非攻”主张,所表现出的艰苦实践和顽强斗争的精神,同时也暴露了公输盘和楚王的阴险狡诈,从而说明只有把道义和实力结合起来,才能迫使侵略者收敛其野心。

  在这篇文章里,墨子对战争的性质看得是比较清楚的。他能明确指出楚攻宋之不义,因而他不辞辛劳,长途跋涉赶到楚国都城,以实际行动去制止战争的发生。正因为墨子站在正义一边,所以自始至终,都以主动进攻的姿态向公输盘及其主子楚王进行了无可调和的斗争,而且理直气壮,义正辞严。要想制止这场战争的发生,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。然而墨子终于制止了这场战争。这固然同墨子的机智善辩颇有关系,但更重要的却在于他能够针对敌方的要害展开攻势。首先,他从道义上击败敌人。墨子至楚后,公输盘问他为何而来,他说:“北方有侮臣者,愿借子杀之。”先是使得公输盘“不说(悦)”,继而逼出“吾义固不杀人。”但公输盘只知道杀一人谓之不义,却不知兴师攻宋杀更多的人,是更大的不义。所以墨子接着指出:“义不杀少而杀众,不可谓知类。”把公输盘说得哑口无言。在十分狼狈的情况下,公输盘不得不把责任转嫁到楚王身上。墨子见楚王,同样采取了“以子之矛攻子之盾”的办法,从道义上谴责楚攻宋之不义。他以富人盗窃穷人为喻,问楚王“此为何若人”,使楚王承认此人“必为有窃疾矣”。因此楚以富有之国而攻伐贫穷之宋,正“为与此同类”。在墨子强有力的论据面前,楚王也不得不诺诺称是。公输盘的“义不杀少而杀众”和楚王以富窃贫,在道义上都是站不住的,因而他们理屈词穷,弄得尴尬不堪。从而说明对于强大而又顽固之敌,只是在道义上攻破它还远远不够,与此同时,还必须在实力上同敌人较量,并压倒它,才有可能迫使侵略者放弃勃勃野心。墨子意识到了这一点。因而他“解带为城,以牒为械。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。子墨子九距之。公输盘之攻械尽,子墨子之守圉有余”。这虽然只停留于近乎纸上谈兵,却是一次战术上的较量,大大灭了公输盘仗恃云梯之械攻宋的嚣张气焰。公输盘虽被挫败,但侵宋之心仍然不死。直到墨子说出即使杀掉他,“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,已持臣守圉之器,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”之时,在实力的对抗之下,才使公输盘和楚王死了攻宋之心。

  阻止这场战争的不是道义,而是墨子的智慧,在绝对失败的情况下,楚王放弃攻打宋国。

  这表明,面对大国的不义之战,要敢于斗争。一方面要从道义上揭露其不义,使他们在舆论上威风扫地;另一方面,要从实力上作好充分准备,使他们的侵略野心无法得逞。这个道理,不仅在历史上是行之有效的,而且在今天也不无借鉴意义。

  从写作特点来看,本文通过曲折生动的故事,围绕矛盾冲突来阐明道理,凸显人物性格。当墨子到楚国见到公输盘,经过道义上的一番谴责之后,公输盘“服”了。它似乎意味着矛盾得以解决。其实不然。当墨子指出:你既然“服”了,何以不停止攻宋呢?这么一问,公输盘却把责任转嫁于楚王。这既说明他口是心非,又引出了与楚王的新矛盾。为解决它,墨子去见楚王,从道义上把楚王驳得体无完肤,致使楚王称“善”。看来矛盾该是解决了。其实不然。楚王同公输盘一样,只不过是耍了个花招罢了。他在称“善”之后用“虽然”二字一转,又把责任推到公输盘身上,说什么“公输盘为我为云梯,必取宋”。这样一来,矛盾就更加复杂化了。又是与楚王的矛盾,又是与公输盘的矛盾,二者错综交织在一起。面对这样顽固而又狡诈的敌人,如果还采取先前那种从道义上揭露的办法对付他们,显然是不能奏效的。那么究竟怎样解决这一矛盾,既是摆在墨子面前的一个十分艰巨的课题,也是读者想要急切知道的。出自墨子的机智多谋,来了个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。既然楚王和公输盘都仗恃云梯这一攻城之械来攻宋,就需要把云梯这个迷信予以彻底摧毁。于是墨子便在战术上与公输盘来一次较量。较量的结果,公输盘彻底失败,屈服了。然而,矛盾非但没有解决,且向纵深发展。公输盘在黔驴技穷的情况下,竟想下毒手把墨子这个劲敌杀掉,妄图扫清攻宋道路上的障碍。但是这一阴谋不但未能得逞,反被墨子一眼看穿进而一针见血地当面揭露。墨子还严正告诉他们:“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,已持臣守圉之器,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。虽杀臣,不能绝也。”最后在实力的对比和威慑之下,楚王才被迫说出“善哉!吾请无攻宋矣”的话来。矛盾终于得以解决。试看故事是多么曲折生动!矛盾冲突犹如波浪起伏,滚滚向前推进。

  再者,作者还善于运用类比说理,进行层层推理。墨子见公输盘和楚王,都不是直陈其事,开宗明义,而是先作比喻,然后进行逻辑推理,使之持之有故,言之成理,这就大大增强了说服力,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。而尤为突出者,是作者运用比喻之妙。诸如墨子见到公输盘后,公输盘问他有何见教,他并不正面直答来意,而说:“北方有侮臣者,愿借子杀之。”他把问题说得十分严重,意在一下子把对方的注意力引到这件事上,迫使对方对这件事立即表示态度,说出意见,亦即使对方说出自己要他说出的话来。可是公输盘偏偏不说,只是表示不高兴。公输盘不说,当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。于是只好再来个火上加油,“请献十金”。这意味着要拿金钱贿赂收买他,让他去干杀人的勾当。这下子公输盘可沉不住气了,便脱口说出“吾义固不杀人”。墨子之所以使他不高兴,继而又激怒他,无非是让他说出这句话来,然后再予以批驳。墨子见楚王,则是另一番气象。一开头就作比说:“今有人于此”如此这般。他不用“倘若”“假如”等假设字样,好像是讲一件实实在在的事,使对方不致发生错觉,能够听得进去,然后让对方说出自己要他说出的话来。墨子连用了三个比喻,然后问楚王:“此为何若人?”楚王很痛快地回答说:“必为有窃疾矣。”既然回答得痛快,那就毫无必要再用激将的办法进一步逼问了。但读者完全可以想像,假如楚王也像公输盘那样吞吞吐吐的话,墨子将会用别的办法使他说出自己要他说的话的。可见,墨子是根据不同对象的表现,而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。总之,要他们说话,要他们说出自己想要他们说的话。不说话,不行;说了话,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也不作罢。只要他们说了话,事情就好办了,就可以抓其把柄,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。墨子就是用这种引鱼上钩、先发制人的办法,进行说理的,自始至终都以主动进攻的姿态出现,使对方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。文章之所以富有逻辑性和说服力,是同这种说理方法密不可分的。

参考资料:

1、李建华.《公输》论辩技巧:人民教育出版社,2010

作者介绍

热门古诗词